城投债信仰会被打破吗|2021新年策划·十问中国经济
发布日期:2021-01-12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自2014年开始,民企债券、国企债相继打破刚兑,唯独城投债券“金身不破”,投资者仍然有“刚兑信仰”。2021年,“城投债信仰”会被打破么?

2019年,民企是信用债市场违约的重灾区。2020年,信用债违约蔓延至大型国有企业,包括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永煤”)在内的多个河南省省属国企的债券被打折清仓,打折榜上甚至出现了城投债的身影,河南省国企信用债遭遇信任危机,甚至波及全国债市。

不少从业者因此担心起城投债的兑付。事实上,此前个别地方城投债有违约曾有先例。不过广发证券刘郁认为,在城投体内隐性债务规模还较大的2021年,城投真正打破刚兑的概率并不大,但不排除个别城投私募债风险事件的发生。如果真的发生城投违约,大概率是从违约成本相对较小的区域开始。

据广发证券统计,2020年末,永煤违约后,从日均成交量变化来看,云南、河南日均成交量下降较为明显,均超过25%。而江苏、浙江、广东、湖北的日均成交量增长幅度均在30%以上,且日均成交量也位于较高水平。

从折价成交比率(交易价格低于净值的比率)来看,吉林、天津、贵州、内蒙古在冲击后折价成交幅度较高,折价比率绝对值均超过0.5%。其中吉林折价幅度最高,折价比率为-2.3%;天津位列第二,且出现了量价齐跌。此外,内蒙古、云南、天津、贵州AA及以下城投债折价比率绝对值均在1%以上。

客观地看,“城投信仰”有多方面的原因,但是经济下行压力之下,市场风险很可能放大。中证鹏元认为,城投的特殊性决定了短期内城投债仍然拥有良好的信用保障,在政策边际收紧的背景下,城投债仍不失为良好的配置品种,但为投资组合保留可控的安全边际仍然十分必要。理清思路、抓住主线、识别尾部、规避风险、敬畏市场,是2021年城投债信用风险管理的重要原则。

2021年最先违约的可能不是纯正的城投平台。广发证券刘郁认为,转型使得城投平台以盈利为目的的业务越来越多,城投和国企的界限变得模糊,出现违约也是可能的。因为由信仰加持的城投更偏整体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即便一个区域最弱的平台债券违约,可能都会导致整个地级市,甚至整个省份城投债再融资困难。

上一篇:又有欧佩克成员喊“退群” 虚晃一枪背后别有考量?
下一篇:康塞普森大學 對 維拿迪馬愛華頓

主页    |     最新资讯    |     新闻资讯    |     社会    |     万象    |     财经    |    

Powered by 厦门市五辣材料销售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